2

产品分类
地址:
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邮箱:
9490489@qq.com
电话:
传真:
最新资讯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动态 >
“AIKC-Story 80:安幼形象大使安赛龙 添加时间:2019-09-24 11:05

原标题:AIKC-Story 80:安幼形象大使安赛龙

丹麦时间2018年10月18日晚,在欧登塞世界羽毛球公开赛中,世界羽毛球冠军安赛龙Viktor Axelsen在球场上挪腾飞舞着,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啦啦队在队长小芳的带领下,卖力地喊着:安塞龙加油,安塞龙加油!与丹麦啦啦队的号子形成了共振,热闹了比赛现场。

我旁边坐的丹麦人听不懂汉语,好奇地看着这群来自中国的啦啦队。可安塞龙听到了也听懂了,擦汗的时间,他还对我们这边挥了挥手。

这位1994年出生于安徒生故乡欧登塞的小帅哥,自从2010年荣获世界青年羽毛球锦标赛男单冠军以来,一路夺冠,2017年世界羽毛球锦标赛男单决赛中,安塞龙最终以2:0战胜林丹获得冠军。2017年9月28日,世界羽联发布了最新一期羽毛球各单项世界排名,新科世锦赛冠军安塞龙登上男单世界排名第一宝座。

与其它国家相比较,中国拥有更多的羽毛球爱好者,而且,安塞龙会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所以,安塞龙在中国的名气挺大的。一位女生去安幼参加学习,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当面见到安塞龙。

说起安幼与安塞龙的结缘,特别要感谢Lisa Johansen与Ann老师。

一天,在丹麦的Ann老师给我打电话说Lisa Johansen与安塞龙的父亲Henrik聊起了安幼。Henrik说安塞龙有一颗童心,想做一些公益方面的事情。Lisa Johansen产生了请安塞龙给安幼当形象大使的想法,就把这个想法说给了安塞龙的父亲,并得到了响应。

丹麦时间2018年10月17日,Henrik专门赶到安幼,正式宣布安塞龙成为了安幼的形象大使。Henrik还给李镇西老师送了一个熊娃娃,给许多老师送了有安塞龙签名的明星照片。

安塞龙正式成了安幼事业的传说,大家都姓安徒生的安了。

幼儿教师见识越广,对孩子们未来的发展帮助越大。开拓安幼老师的视野,就成了我常常考虑的问题。于是就有了在2018年10月18日丹麦羽毛球公开赛Henrik邀请安幼五期全体学员到现场观看这场比赛的故事。

展开全文

赛后,安塞龙还给许多学员签名合影留念。安塞龙身上的那种阳光、淳朴、热情、积极上进等优良品质,感染了安幼人。

安塞龙在和我合影的时候,看到了我戴的那顶帽子,微笑着用汉语说到:你头上的这顶帽子很漂亮!

我赞美了一句:对,就和你一样!

这顶有安塞龙LOGO的帽子是安塞龙父亲送我的礼物。当时,我回送的礼物是一顶老牛基金会的帽子和一本老牛基金会的画册。我们还签订了一个口头“帽易协定”:现在安塞龙是我们的形象大使,未来安幼是安塞龙的一个人生大舞台。

我们受邀观看比赛的那个晚上,安塞龙赢了!

第二天晚上的比赛,安幼啦啦队没有到场,安塞龙失利了!

有安幼学员开玩笑说,以后安塞龙到那里比赛,安幼啦啦队都要跟着,准赢!

人与人的相聚,会产生各种剧情,有喜剧,有悲剧,也会有童话剧。

安幼与安塞龙的相聚,成了一出童话剧,这出童话剧里,充满了欢乐的歌声。

安塞龙成了名副其实的安幼形象代言人,阳光、上进的安塞龙,不仅仅是安幼的最佳形象代言人,而且,也是全世界幼儿教师的形象代言人,他一扫全世界幼儿教育阳气不足的普遍问题。

现场观看比赛的那天,我在网上发了一则关于安塞龙成为安幼形象代言人的短消息,在朋友圈里收到了许多好评。但是,“安塞龙”的名字却引来了认真的Ann老师的注意,她指出了我写的错别字。

我马上做了修改,并记住了安赛龙名字的美意。

安赛龙,美好的安幼形象大使!

在未来我们拍摄的安幼形象宣传片中,安赛龙将会说道:

中国的球迷朋友们,大家好!

我是丹麦羽毛球运动员安赛龙,我喜欢打羽毛球,也喜欢说汉语,因此结交了许多中国朋友,比如林丹、李宗伟和安幼人。

我现在是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的形象大使,安幼老师说我阳光、帅气、自信、诚信、勇敢、博学、有礼、有爱、敢担当。哈哈,我喜欢这些美好的词语。作为安幼形象大使,我将会把这样的安幼形象和内含展示给全世界。

关于有爱,正像我戴的这顶“老牛帽子”一样,我知道老牛基金会通过美好的安幼事业,正在把童话般的丹麦教育理念传递给中国幼儿教育工作者,并通过他们给亿万中国儿童带来幸福的童年。

作为一个丹麦人,我心系中国那片神奇的大地。我戴上了安幼形象大使这个光荣的帽子,成了一个中丹民间交往的亲善大使,我高兴!

在此,我要表达对中国人民的爱,对中国儿童的真诚祝福,特别是对安幼事业的热切期望:希望安幼温暖全中国,幸福亿万中国儿童!

后记1:

玩物丧志,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头悬梁锥刺股。这些话语,成了中国人坚信不疑的劝学名言。那么,这样的说法真的很有道理吗?

丹麦人喜欢“玩中学”,那么,孩子们长大后就玩成了废物吗?

2018年12月16日一大早,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形象大使,24岁的安赛龙和爸爸、妹妹、女朋友一起专程来到北菲茵,他结合自己“玩中学”的亲身经历,回答了上面这个问题。

安赛龙流利的汉语和准确的发音刷足了安幼人对他的好感,他说道:

自己从小就是个爱运动的孩子,喜欢整天的跑着玩,在幼儿园时最喜欢的就是拿一根木棍儿击打飞来物。

每一个孩子都不一样。有的人喜欢读书,有人喜欢运动。小时候,我也曾经爱踢足球,后来,就转到了羽毛球运动中。这没有对与不对的区别,只是兴趣不同而已,每一个孩子的兴趣都应该被尊重。

他小的时候,曾经在欧登塞羽毛球俱乐部打球,就像是在丹麦幼儿园一样,有许多年龄比他大的孩子一起玩。那时候,他只是喜欢玩,训练并没有那么认真,好玩就学得更快,这跟他现在学中文一样,觉得说很好玩。如果觉得学习中文无感觉聊的话,中文就不能进步。

如果你不开心,不管你做什么,你都不能进步。从小他的爸妈就跟他说,如果你打羽毛球不觉得好玩的话,那就不打了。如果做一件事情不快乐,那可以不用做。

如果你还不是世界上最好的,那你每天都做最好的自己,每次会学到一些东西。每天睡觉前,你可以对自己说,我今天非常努力做了一些自己非常喜欢的东西,不管是看书还是打羽毛球,每天做的东西让自己快乐、满意。

我学中文已经四年了,虽然很难,但我觉得中文很有意思,不觉得是学习,而是一种好玩的事情。我的老师和父母让我能快乐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无论是打羽毛球还是学中文,兴趣一直是我最大的内动力。

那天,安赛龙现身安幼,也让李镇西老师当时正在写作的《教育的100种可能:丹麦教育见闻》多了一股“丹麦龙”的阳刚之气,李老师还委托我们给安赛龙送了一本《爱心与教育》。

那天,在课堂上与安塞龙有较多交流的来自山东威海的刘丽娟园长感慨不已,她在微信文章中写道:

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真是个神奇的地方,他的“老大”董瑞祥院长也的确是个神奇的人,一个外国人为了国内幼教事业的发展,竟勇敢的在这里“开疆扩土”,能拿到“安徒生”肖像的使用权,能请到世界羽毛球冠军安赛龙担任安幼的形象大使……

真不知这一切他是怎么做到的?

但我肯定他一个厉害的优势是“真诚纯粹有情怀”。

我在安幼的每一天都充满了新奇,幸福来得太突然,今天上午安幼形象大使那么低调的如约而至,帅的不像话,关键是汉语讲的比我们有些同学的都标准,真不简单!

他说当你把这件事看成一件有意思的事儿时,学习就变成了玩一样的自然而然,开车的时候、休息的时候他都会“玩”汉语。

谈及羽毛球时,他认真且洒脱。

我被眼前这位不仅帅而且智慧有内涵的世界冠军所折服!

他现在的荣誉来源于小时候的兴趣与热爱,得益于在幼儿园自己拥有广阔的游戏天地,更感谢自己坐不住而喜欢运动的性格,他用自己的真实人生诠释了兴趣最好的老师。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闪光点!

如果安赛龙父亲像我们很多家长那样要求他安静的坐在家里复习功课,或许现在丹麦就少了一位世界冠军!

珍惜每个生命的优势而不是千篇一律,正是丹麦人的最聪明的地方。

安赛龙携父亲、妹妹、女朋友出席今天的活动,这种高规格真的让异国他乡的我们深深感动,一个没有架子的冠军,在我们心里是最高大、最可爱的!

我的礼物“中国剪纸”送遍了“丹麦大地”,也送给了安赛龙!

感谢安幼给了我们如此大的惊喜!

感谢安赛龙的出现让我更加坚定“玩中学”信念!

感谢所有同学的陪伴让丹麦的冬天一点也不寒冷!

感恩生命中所有的遇见……

后记2:

我把丹麦记者采访安赛龙的视频和相关英文报道,传给了牛根生先生和老牛基金会,希望他们有一天“善路相逢”,共创佳话。

2019年春天,当安赛龙到中国参加羽毛球公开赛的时候,我把他来华的消息告诉了中国科学院大学中丹学院院长赵红教授,赵院长邀请了他来给中丹两国的学生们做一次讲座。可由于时间紧张,错失了这次机会。我们期望着下一次安赛龙点燃众多年轻人青春激情的机会。

2020年,当我们与中国教育30人论坛在中国举办的“安徒生国际幼儿教育大会”召开的时候,也许,安赛龙真实的成长经历,将会令到会的中国教育工作者们看到了丹麦教育的核心价值所在。(设想中,待落实)

运动员的运动生涯太短暂,但安幼的事业却绵绵流长。

十年之后,在安赛龙退役之后,我们将邀请安赛龙参与到安幼的事业之中。那时候,安幼事业已经发展到了一个高度,在一个较大的平台上,让喜欢孩子们的安赛龙在这里找到更多的乐趣与人生价值。

下节预告:让我们把故事酿成酒